頻道

新聞內容

結婚、離婚、同居、再結婚、再離婚……海口一對夫妻法庭“斷舍離”
南海網 記者陳棟 2020-12-03 20:47

  海口的阿芳和阿磊(文中人物均為化名),兩人經歷了結婚、離婚、同居、再結婚、再離婚……或許曾經的幸福相愛,敵不過婚後平淡茶米油鹽的煩瑣,當兩人最終決定要分開後,財產究竟該如何分割呢?

  離婚、同居、復婚、再離婚,離婚糾紛鬧上法庭

  2008年3月,阿芳和阿磊登記結婚。而新婚生活僅過了一年多,在2009年10月,兩人登記離婚。據阿芳介紹,雖然兩人離婚了,但並沒有改變之前的生活狀況,依然以夫妻名義共同居住生活,甚至在同居期間還懷孕了。

  2016年3月,阿芳和阿磊再次登記結婚,但兩人又因感情不和,再度各奔東西。但因為兩人在2009年10月簽訂的《離婚協議書》並未對夫妻財產進行明確的分割,經歷過同居,復婚、離婚後,兩人的離婚糾紛越發複雜。

  於是,阿芳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兩人離婚,兩個孩子均由她撫養,阿磊每月支付每個孩子的撫養費1000元至孩子滿18週歲止,分割共同財產等。阿芳和阿磊的離婚糾紛,經歷一審、二審後,兩人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轉出1276萬餘元股票賬户是否是夫妻共同財產?

  根據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阿磊名下的國信證券股票賬户和中國建設銀行賬户。因雙方於2016年3月14日登記結婚,且阿芳亦未提供證據證明上述兩個賬户的資金屬於雙方共有財產,故可推定登記結婚前上述兩個賬户資金屬於阿磊個人財產(以下所稱“個人財產”均指2016年3月14日雙方登記結婚前個人名下的財產)。

  自2016年3月14日至2019年7月8日二審法院查詢時,國信證券股票賬户共轉入資金為15366027元,轉出資金為12763270元,其差額為2602757元。即該國信證券股票賬户於2016年3月14日之後的雙方婚姻存續期間並未增值,不產生夫妻共同財產。

  因此,二審判決認為,從賬户交易明細整體情況看,不足以認定阿磊存在擅自轉移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且國信證券股票賬户在婚姻期間未產生增值,對阿芳主張轉移該賬户的資產進行分割,不予採納。省高院予以維持。

  婚後男方轉給其姐姐12萬餘元,是否屬於擅自轉移夫妻共同財產?

  2016年4月,即在阿芳和阿磊再次登記結婚後不滿一個月,阿磊向其姐姐轉賬支付126110元。故二審判決認為該轉賬不足以認定為轉移夫妻共同財產,該認定符合常理。此外,阿磊稱其轉賬支付其姐姐150000元款項係為了償還借款。

  再審申請期間,阿磊未能提供有效證據證明其轉賬係為了償還借款的事實,且雙方在2016年3月14日再次登記結婚前,存在結婚、離婚並長期共同(同居)生活的事實,故二審判決認為,阿磊支付150000元發生於本案起訴之後,轉賬數額明顯超出日常經濟來往,且未提供證據證實轉賬係為了償還其姐姐的借款,認定該轉賬行為屬於擅自轉移夫妻共同財產。省高院認為並無不當。

  購買的房產和奔馳車,是否是夫妻共同財產呢?

  阿芳稱,涉案房產於2009年7月6日購買,是雙方婚後購買的(2008年3月11日雙方登記結婚),應當屬於夫妻共同財產並予以分割。而二審法院認為,兩人離婚糾紛的審理的範圍系2016年3月雙方登記結婚後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及分割問題,阿芳提供《房產登記信息查詢情況説明》載明的登記時間(2009年7月6日)系涉案房產在不動產部門辦理登記時間,不是涉案房產買賣合同簽訂時間,而雙方共同與銀行簽訂按揭貸款合同僅表明共同償還貸款的事實,且阿芳並未提供證據證實涉案房產系共同出資購買或涉案房產屬於夫妻共同財產,故二審判決認為夫妻共同財產為2016年3月之後涉案房產共同還貸部分的價值,該認定正確。

  同理,涉案奔馳汽車系於2015年購買,系阿磊於2016年3月14日雙方再次登記結婚前購買的,故阿芳請求把奔馳汽車作為夫妻共同財產予以分割,二審判決不予以支持,處理妥當。

  據此,省高院於近日作出再審裁定書,駁回阿芳和阿磊的再審申請。

  • 海南在線微信號
    微信
  • 海南週末去哪兒
    微信
  • 走讀海南微信號
    微信
查看更多評論>>

【遞四方香港末端查詢】
·在發佈信息時,請您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並尊重網上道德;
·因您的言論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由您個人承擔;
·管理人員有權根據欄目需要對留言內容進行刪改。